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年关将至,组局有风险,共饮需谨慎!
  发布时间:2019-05-06 10:12:10 打印 字号: | |

年底临近,又进入了朋友聚会、走亲访友的高峰期,各类聚会、聚餐频繁。我国酒文化源远流长,素有无酒不成宴的习俗,觥筹交错间共叙情谊,推杯换盏把酒言欢,各类聚会餐桌上少不了酒的助兴。然而,尽兴共饮过后,后续剧情有时并不圆满,酒后猝死、醉酒斗殴、酒后交通事故等时有发生,酒桌上把酒言欢的好友因悲剧的发生成为陌路,甚至反目成仇,让人惋惜,使人扼腕。

近日,朝阳法院双桥法庭就审理了一起“聚餐员工醉酒后坠亡商场案”,李是某公司的新入职员工,周六加班结束后与同事一起聚餐饮酒。聚餐结束后,李某从商场三层防护栏坠落至一层大厅,导致死亡。曹某家属将就餐饭店、商场及共同饮酒的同事起诉至法院,要求按比例承担赔偿责任。经笔者调研发现,2009年以来,北京各法院共受理因聚会共饮引发的侵权案件117件,从增长速度看,案件数量呈现每年递增的现象,2018年达到30件。此类案件中,大多是死者家属或者伤者本人起诉共饮者或者聚会组织者,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那么,组局共饮之后的风险有哪些?应当如何防范?且听法官给大家盘点。

案例一:生日宴上醉酒死亡,宴会组织者和经营者均承担赔偿责任

龙某在甲酒店举办60岁生日宴。席间,钟某与龙某等多人饮酒后醉倒,龙某等人将座椅拼凑成一列后,将钟某放于座椅上。其间,龙某及该酒店未安排相关人员对钟某妥善照看。后,钟某亲属赶到拨打急救电话,但当医务人员赶到现场时,钟某停止心跳、呼吸。

法院经审理认为,其他共同饮酒者基于先前的共饮行为使得该共饮者处于危险境地,理应负合理的注意义务。因此,龙某应当基于先前的共饮行为对钟某履行必要的注意义务。龙某未妥善安置并采取必要的救护措施,违反了注意义务,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此外,龙某作为此次生日宴的组织者,负有安全保障义务。该项义务为法定义务,不依钟某是否自愿饮酒、龙某是否自身已喝醉等原因而免除,故作为宴会组织者疏于对钟某的妥善安置,应当再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作为宴会的经营者,某酒店对宾客依法负有安全保障义务,该酒店未及时妥善安置和处理,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判决:龙某对钟某死亡承担10%的赔偿责任,某酒店承担5%的赔偿责任。

案例二:共饮后醉驾,共饮者因未劝阻承担赔偿责任

秦某、齐某、何某及王某至乙饭店用餐,四人共饮白酒2瓶,啤酒若干。期间,王某的朋友即乙饭店老板耿某加入共饮。当晚10时,聚餐结束,王某驾驶两轮摩托车离开。后王勇与半挂车相撞,造成王某死亡。经认定,王某醉酒后驾车负事故主要责任。

经法院审理认为,共同饮酒行为这一先行行为引起了共饮者的注意义务,共同饮酒人负有提醒并劝阻饮酒人驾驶机动车的义务。故秦某、齐某、何某及耿某应当对王某醉驾死亡的后果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法院判决:秦某、齐某、耿某各赔偿2.9万元,何某赔偿5000元。
    案例三:尽到适当的注意义务,不构成侵权,但需承担补偿责任

冯某与马某、高某、赵某为朋友关系,相约共同吃饭、饮酒,饮酒后,高某驾车将冯某送回家,到家时冯某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后经冯某亲属报120急救,冯某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冯某不排除酒精中毒死亡的可能。冯某亲属将共同饮酒人诉至法院,要求承担30%的赔偿责任。

法院审理后认为,饮酒结束后,高某驾车将冯某送回家中并交与其亲属,应当视为高某等人已经尽到了适当的注意义务。且冯某死亡不排除酒精中毒的可能,无法证明其死亡结果与共同饮酒人之间存在直接的、必然的因果关系。

法院判决:共同饮酒人不构成侵权,不应对冯某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但依照公平原则及公序良俗精神,共同饮酒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遂判决补偿原告共计2.5万元。

案例四:公司聚餐后员工独自离开发生交通事故,公司不承担责任

丙物业公司应业主委员会邀请进行会餐,公司员工曹某会餐后自行离开,后发生交通事故死亡。经交通支队认定,曹某负事故主要责任。

经法院审理认为,曹某在聚餐中大量饮酒,应对其饮酒过量行为承担全部责任。因曹某聚餐后自行离开,且事故发生地远离聚餐地点,故丙物业公司不应承担安全护送饮酒职员回家的义务。

法院判决:驳回曹某亲属的诉讼请求。

案例五:共饮者不存在过错,不承担赔偿责任

高某应邀骑摩托车至砖厂与王某等人一起吃饭喝酒。高某将摩托车放至砖厂,与其余人一起步行至酒店就餐,每人所喝均等,无人劝酒。下午5时,结账后高某与其余二人步行至砖厂,高某喝茶聊天至晚上8时左右,骑摩托车回去上夜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抢救无效死亡。高某亲属诉至法院,要求共同饮酒的王某等人承担赔偿责任。

经法院审理认为,高某发生交通事故死亡,其自身存在过错。高某至砖厂休息近3小时后驾驶摩托车离开,无证据证明其离开时表现出有过量饮酒或醉酒的状态,共同饮酒的被告不可能遇见到高某会有危险发生,超出了其他共饮人的合理注意义务范围。对高某的死亡不存在过错。

法院判决:驳回高某亲属的诉讼请求。

法官释法

在宴请活动中,饮酒是社交的一种方式,是合乎情理的正常行为,法律并未规定只要共同饮酒就产生法律上的必然责任与义务,一般可以认为只有在共同饮酒行为使他人发生特定的危险,其他共同饮酒人才产生了特定的义务,否则,相互之间没有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

那关于共同饮酒者的责任来源,我国法律如何规定呢?

我国《侵权责任法》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在共同饮酒者责任认定中,同样适用过错责任。则一般依据四个方面进行判定:1.须有违法行为;2.行为人存在过错;3.受害人有损害事实;4.违法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共饮者明显的过错则体现在恶意劝酒、强制灌酒、故意将醉酒者放置于危险境地等情形。

关于共同饮酒者的救助义务,法律上并没有明确规定。从以上案例中可以看出,共同饮酒者主要有三个方面的义务来源。1、基于先行行为引起的注意义务。共同过量饮酒导致共饮者处于危险境地,共饮者对醉酒者的安全负有适当的注意义务;2、基于情谊行为、善良风俗,共饮者具有一般注意义务。共同饮酒是基于情谊行为产生的,基于善良风俗的考量,共饮者应尽到一般注意义务。3、共同饮酒者具有法定的安全保障义务。有判决认为,聚会组织者同时也是共饮者,应当对共饮者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共同饮酒后,共饮人应当尽到提醒、劝诫、照顾、护送等义务。

关于赔偿责任的划分,通过以上案例可以看出,从认定构成侵权,共饮者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判决结果可以看出,共同饮酒者的赔偿责任十分有限,赔偿份额及数额较低。这主要是考虑到共同饮酒的成年人对自身生命健康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充分知晓饮酒及过量饮酒的后果,醉酒后发生意外,醉酒者则应当承担主要责任,其他共同饮酒者承担次要责任。

作为聚会组织者的共同饮酒者,除了尽到注意义务之外,也应当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组织者召集此次聚会应当对饮酒者的人身安全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法官提示

组局本是沟通感情的好事,却因“过度”酿成悲剧,为了避免悲剧再次发生,朝阳法院法官在此作出提示,助力年底聚会安全回家。

喝酒量力而行,切勿贪恋酒场

从以上案例中可以看出,醉酒者作为成年人,对自身的安全负有较高注意义务,应当对损害结果承担主要责任,其他共饮者承担的则为次要责任。因此,把握好饮酒的“度”,不接受过度劝酒是对自身安全的保障,酒桌上量力而行不贪杯是对家人负责的表现,切勿因“面子”陷自己于危险境地。饮酒后,应当注意自我保护,切记“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避免酒后发生交通事故酿成悲剧,注意自身安全。

酒后妥善安置,切勿局散人散

基于情谊行为共同饮酒,根据善良风俗,应当互相照顾。酒席的召集、组织者对于同饮人的酒量、身体状况等更为熟悉,在喝酒过程中应当适时提醒共饮人适量喝酒,不能强行劝酒、罚酒、灌酒,尤其应当注意酒精过敏或患有某种不宜饮酒籍兵的共饮人。在提醒、劝告未达到预期效果时,在酒后对醉酒人尽到护送、帮助、照顾义务,妥善安置于安全之处,避免醉酒人人身或财产遭受损害。基于情谊行为的组局,人人都能尽到合乎情理的注意义务,则会避免悲剧的发生。


 
责任编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