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某律师事务所诉某业主委员会委托合同案
  发布时间:2019-08-20 19:27:49 打印 字号: | |

【基本情况】

2015年8月29日,某业主委员会(以下简称某业委会)因与江苏某公司侵权纠纷相关事宜委托北京市某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某律所)代理具体诉讼事宜,双方签订委托代理合同和补充代理协议。接受委托后,某律所指派律师团队承办该案,但在诉讼过程中,某业委会违反委托代理合同的约定,与对方私下达成相关补偿协议。某律所主张因某业委会违反委托代理合同的约定,其与江苏某公司私下达成相关补偿协议的行为构成违约,将某业委会诉至法院,要求某业委会支付违约金10万元并承担诉讼费用。某业委会不同意某律所的全部诉讼请求。

【裁判结果】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某律所是否可以按照委托代理合同中违约条款的约定向某业委会主张违约金。首先,委托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在某业委会涉案后,其为更好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可以聘请具有专业知识的律师代为参加诉讼,但该委托行为并不直接导致某业委会丧失对委托事项的处分权。其次,诉讼代理初衷在于维护当事人的最大利益,因此,在涉及当事人自身利益的决断时,诉讼代理人应当以当事人的意志为左右。民事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应处于主导地位,在委托人与受托人意见不一致的情况下,应以委托人的意见为准。也就是说,某业委会在诉讼过程中,有权对已委托事项自行处分。再次,调解、和解制度是给予当事人充分协商空间,使得当事人在充分自由的状况下达成一份双方都能接受的协议。该制度的存在使得当事人在约定条件下可自行处置自己的诉讼权利,不仅是对当事人诉讼主体地位的尊重,也有利于纠纷的彻底解决,维护社会和谐。第四,某业委会并未拖欠某律所的诉讼代理费,某业委会是否自行和解,不影响某律所的利益。本院认为,诉讼代理中对诉讼当事人的调解、和解权利予以限制,是对委托人合法权益的侵犯,也有悖于公序良俗和社会公共利益,故对于某律所以某业委会自行与对方当事人和解为由主张违约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某律所的诉讼请求。

【典型意义】

本案处理的重点问题在于委托合同中限制某业委会处分权的条款是否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合同无效情形。《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八条是关于守法和公序良俗原则的规定。公序良俗原则旨在弥补法律禁止性规定的不足,实现对民事主体意思自治的必要限制以及民事主体的个体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的平衡。公序良俗指公共秩序和善良风俗,民法上的社会公共利益的概念相当于此。由于社会公共利益是社会全体或者大部分成员共同、整体的利益,故只有个体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具有直接相关性时才应当认定个体行为涉及社会公共利益。本案中,某律所代某业委会在另案中行使诉讼权利目的是在其与江苏某公司的纠纷中维护小区业主共同的生活利益;某业委会与江苏某公司在另案的诉讼中达成和解,使双方发生纠纷的利益关系得到修补,此举亦是为了维护业主共同的合法权益。某律所对某业委会处分权予以限制的目的只是维护其自身履行合同的利益,且该行为侵犯了某业委会的诉讼利益,进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故本案所涉委托合同中限制某业委会处分权的条款系无效条款。

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住宅小区的物业纠纷矛盾数量在社区治理中日益增长。调解、和解有利于民事纠纷的彻底解决,有利于维护社会秩序的稳定、和谐。法律工作者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的成员,宜转变解决纠纷的理念,形成调解理念共识,促进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的完善,从源头上化解纠纷矛盾,进一步完善基层社会管理。


 

 
责任编辑:朝阳区人民法院